02515.com

02515.com
您的位置:主页 > 02515.com >

地震预告十年无本质进展 迷信家 仍要知难而退 九寨沟


发布日期:2021-01-31 11:4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陈会忠:每次地震都给我们留下了最可贵的材料,汶川地震后,我们国内专家在国际上中心期刊上发表的论文大略有1000多篇,每次地震后我们都会对它进行解剖,不放过任何一次大地震,愿望从中得到有用的数据。所以说不是每个地震都是白流失的,这些论文都是很主要的。

  澎湃新闻:有人说搞地震预报的人员流失很大,因为看不到生机,这是不是跟地震预报推进迟缓有关?

  澎湃新闻记者 赵孟 实习生 廖晓琴

  孙士?:多年来,“地震不可预报”这个观点停留在很多人的思维观念里,所以很多人更重视抗震救灾,而没有放在地震预报工作上。

  孙士?:现在比较含混,但是相称一局部人认为地震是可预报的,也有一部门人认为是不可预报的。包括在日本,但这个观点也在转变。在上世纪60年代,日本发明地震预报很难,就像美国一样,把重心放在抗震上。但是1995年的坂地步震把它搞砸了,日自己认为他们的修筑物很硬朗,地震来了破坏不了,但是后面却破坏得很重大。

  磅礴消息:地震预报“尚未冲破”的起因是什么?

8月10日,一组搜救步队通过九寨沟景区五花海到熊猫海的滑坡路段。新华社 图

  杜方:实际上裂度速报是预警的最重要目标。九寨沟发生地震,到成都有什么影响吗?地震波已经衰减了。如果是在预警盲区,没方法预警,脚下发生地震,数据没措施提前做出来。所以近处预测不出来,远处虚弱了没什么影响,预警还在初步摸索,要看怎么弄。当然有好的主意也可以研究,比如说,龙门山发生地震,成都该怎么预警啊,这是一个很好的课题。

  盼望做到气象预报那样是不可能的,但是假如把工作做到位,也可以减轻一些丧失。比如在四川云南接壤处,积聚了一些情形,但是这些情况不好掌握,你要是做预报,地震不来损失也很大,那么可以在那里发展一些地震科普,让老百姓晓得地震发生后怎么采用一些公道行动,这样同样可以起到减少地震灾祸的作用。

  10年时光对一个人来说不算短,但对地壳的活动跟地震监测工作来说,不外弹指一瞬。

  所以这个预警就有这么个情况,一个是它要针对人口浓密、经济发达地域。比如像个特大城市,有没有必要搞预警呢,从它的人口和经济角度看,需要搞预警,但是,又有另外个前提,在它的50公里到100公里四周要有发生大地震的可能。如果这个城市周边没有什么大地震,建它就毫无用途。如果到两百公里外发生大地震传到这个城市,已经没有什么破坏了,你发出预警后,让人采取些常设办法,反而造成出产跟经济的不用要损失,所以预警是要有特定条件的,要谨严地做这个事。

  “地震预测是一项复杂工作,不是几句话能说清的。”中国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、中国科学院院士陈运泰提示澎湃新闻记者,地震预测主要受到地球内部的“不可入性”、大地震的“非频发性”,以及地震物理过程的复杂性等难题的制约。但他表示,地震预测应该“知难而退”。

  “全世界搞地震科技的迷信家们最大的幻想就是把地震预测出来,比如说癌症,是科学困难,很难攻克,但不能因难堪攻克就不做研究了。”中国地震局地震预测研究所研究员陈会忠说。

  【释疑】地震预报“尚未过关、尚未打破”

义务编辑:陈琰 SN225

  本期编纂 彭炜轩

  观测数据和地震之间的关联还不明白

  陈会忠:地震预警有盲区、获益区、无效区。预警真正减灾是在盲区以外6度(裂度)以上的地区,再远就是6度以下无效区了。在这个区域的人在大地震时也感到震撼,但未成灾,预警时间长,他们听到警报也都逃了出来,在精力上得到很大抚慰,防止惶恐和恐慌。比如这次成都,日本311地震时的东京,还是起到了稳固社会的作用。单纯从技术上说论断是没用的,可是地震预警是复杂(的)社会工程啊。

  澎湃新闻:在监测地震的技术手腕方面,有没有一些改进?详细表现在那些方面?

  澎湃新闻:你个人认为,地震可以预测吗?

  陈会忠:说地震不可预测自身肯定是错误的,肯定是能认识到的,只是说比较艰苦,我们都在朝这方面努力。但是全世界搞地震科技的科学家们最大的妄想就是把地震预测出来。比如说癌症,是科学难题,很难攻克,但不能因为难攻克就不做研究了。

8月11日在九寨沟内荷叶寨受灾大众安顿点拍摄的帐篷。新华社 图

  澎湃新闻:除了外部因素,地震预报这些年在理论研究方面有无推进?预测的难点在哪里?

  中国地震台网中央研究员孙士?:汶川地震到现在,确实这么长时间,但据我所知,地震预报实在没有什么本质进展。汶川地震当前,地震局在预警方面做了一些工作,在会商轨制上有些改良,但地震预报工作没有什么显明的推动。我们地震预报跟医生看病诊断一样,以前老专家还是经历了不少地震,积累了一定的教训,但是这些人现在退休了,因为经验的缺失,可能比本来还有所降落。

  我们不断有新生力气参加进来,我们部门在职的有20多人,算多的了。

  汶川地震以后,中国地震局特殊看重互联网+地震,重视新媒体,我们两大官微,中国地震台网速报和中国国际救援队,领有1200万粉丝,应用新媒体科普,大大改变了地震的网络生态,公家地震科学素质大大提高。

  孙士?:地震预警主要是依据电磁波跟地震波差,电磁波速度传播比较快,地震波流传速度比较慢。像这次这个九寨沟地震,有媒体说,成都提前71秒收到预警,成都到九寨沟(直线)间隔似乎是285公里,地震波首先达到的P波传布速度大概是6.3公里/秒,从九寨沟传到成都或许45秒多,所以它不可能提前71秒。这个就具备误导性。问题是,在这个过程中,地震波就已经衰竭的差未几了。提前多少秒发给成都预警信号,要让成都的老百姓做什么事呢?就是说它到成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。

  四川省地震预报研究中央主任杜方:地震局是用个灾难性事件来命名的单位,按理说它是从事防震减灾这方面工作的,不是阐明天地震(今天)我让你搬出来,不是这个概念,大众理解仍是有偏差的。人们设想中的短期预报,应该说近些年突破并不大。

  杜方:实际上,从整个国家发展水平来看,长期预测应该说取得了十分好的成绩。好比说汶川地震,8级地震发生在成都邻近,成都的设防实际上是很胜利的。咱们的城市设防是从唐山地震后开端做的,但是农村设防比拟单薄一些,乡村修建究竟是个人的东西。这方面是从2008年地震后开始做的,比方对农村工匠做很多培训,这也是做中长期猜测须要做的工作:哪些处所危险,对应地方就应该做一些什么设防,建造应当避让什么地位等等。

  澎湃新闻:地震预警也被视为抗震减灾的重要工作,此次九寨沟发生地震后,有媒体报道一家科研机构提前71秒宣布了预警信息,你认为它的意义在哪里?

  孙士?:论文、工作确定有很多进展,做预报的人也多了,但要另当别论。实际上,很多理论是没有基本的,现在年轻人很多理论都是走偏了,有一些误导。

  陈会忠:任何行业,都有这个问题。有流失的,也有保持工作的。说切实的,全部职员1万多人,品质不断进步。地震行业人才不是散失,四九论坛,而是不断加强,当初我们所基础长短博士不进。一大量有作为的年青人,在地震研究翻新上做出了很多成果。

  澎湃新闻:从2008年汶川地震到此次九寨沟地震将近10年,这些年在地震预报方面有些什么进步吗?

  陈会忠:地震监测仪器装备肯定是提高的。我们要通过地面监测,来探测到地下去,(现在)跟过去没法比,各种各样的(仪器),数目肯定是比过去多的。从1966年邢台地震以后,经由50年的努力,使观测网站有了很大的进步。我们是数字观测网络,在全国都是实时传递到中国地震台网中心,一两分钟后就可以报道地震有多大。我们在监测上完整实现了数字化、网络化,我们是走在世界前面的。

  中国事世界上最器重地震预报的国度,从“九五”到“十二五”,国家投入多少十亿增强我国地震监测预告、震害防备和应急救济。我国地震监测体系已经全面数字化、网络化,是世界上最进步的地震观测网络。有些人,包含地震行业内的所谓“非主流”派,他们攻打地震局不搞地震预报,这都是不实之辞。

  对于大多数地震科研人员来说,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让他们觉得挫败,“毕竟那么大的地震,你一点新闻也没有说不过去。”四川省地震局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告知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,虽然如斯,但国家对地震局工作的支撑力度依然在加大,“不能找不到原因就不找了”。

  孙士?:地震预警最初是由墨西哥提出来的,它(当时)是有一个现实意义。墨西哥城即墨西哥东部,它是一个比较低洼的地区,当地没有什么大地震,但在墨西哥城两侧,它的县地震比较多。不论是它在东面还是西面的地震,到墨西哥城也是二三百公里。它在这个过程中原来是不会带来什么灾害的,但是它是借着墨西哥城松软的地基,对地震波有一个放大的作用,所以会对墨西哥人造成一个比较大的破坏。墨西哥人后面就想到,在东南西北各装置一个监测站,通过某一个站,将电磁波提前(于)地震波传到墨西哥。

  澎湃新闻记者采访多位地震专家,他们大都表现,地震是能够预测的,但短短10年很丢脸到功效,固然监测的仪器精细度不断提升,新的科研名目一直上马,但地震预报技巧仍然“尚未过关”。

  孙士?:当然有,比如观测精度提高了,观测稳定性提高了,问题是你这套观测技术,并没有对应地震层面的。也就是说,观测的数据和地震本身有没有关系,(要)说清楚。GPS系列观测,观测的点多了很多,精度都提高了很多,但是,GPS观测的地表水平位移跟地震本身到底是什么关系,现在还是不知道。我们现在要害是怎样提高地震的利用部分跟观测手段之间的联系,这个联系需要说清楚。

  孙士?:地震预测经过几千年上百年人力的开辟,其实还是取得了很多成绩的,从这些方面来说,还是可以做很多工作。我个人认为地震是可以预测的,也可以预报的,但是危险性很高,难度很大。

  四川省地震预报研究核心主任杜方以为,地震预报不仅仅是老庶民懂得的“来日地震,我今天让你跑”,这属于短临预报。实际上,在中长期预报方面,已经获得了很多成就,这表示撤防方面。此次九寨沟地震后,因为布防工作到位,灾情比从前减小了很多。而从中长期预报到短临预报,始终是地震部分的尽力方向。

  中国地震局地震预测研究所研究员陈会忠:这个事一下说不清,在科学上叫做尚未过关、尚未突破。到现在为止,还是这样。地震预测很庞杂,在科学上我们有很多努力和先进。从今年开的全国地震科技立异大会,专门提出鼎力实行“透明地壳”、“解剖地震”、“韧性城乡”和“智慧服务”四项科学打算,其中“透明地壳”和“解剖地震”目的都是为了探测到地震发生的原因是什么,探测地壳内部的变更和地震之间的接洽。

  杜方:我们在做这方面模型的建破,在已有的观测环境上,建立地震发生进程的意识,在认识中树立模型,这个研究所做的比较多一些。我们个别着重于观测,研究所跟大学的研究配合过去少,现在大学关注多了。比如四川云南这个区域地震多,正好是自然实验场,建立了川滇国家地震监测预报试验场,欢送海内外有志做地震预测研究的人,到这里做研究。

  杜方:地震是可预测的,我还是比较深信。多年来,我们确切做了很有意义的工作,还有多学科都需要探索,从最早的没有台站到缓缓建立台站,我们不断在从中长期预报走向短期预报,这种思路很清楚。要是没信念,我早就退休了。这么多年,还是看到了很多效果。

  陈会忠:地震预测是科学难关,到现在为止,全世界都没有在科学上有突破。地震预测这个事件不是一代两代人就可以突破的,是个无比艰巨的事。实际上真正的地球科学家都不会由于地震预测难而废弃,他们不知疲倦的寻求就是要突破,只管现在尚未突破。

  此次“8.8”九寨沟县7.0级地震再次引发人们对地震预报、预警的关注。

  地震预警的作用争议

8月10日,中国地震局的工作组人员在九寨沟县漳扎镇进行地震烈度考察。新华社 图

  汹涌新闻:那预警到底有不事实意思?

  对于地震预报的难点,我举一个例子,1755年在葡萄牙发生地震,全部城市化为废墟。当时,像卢梭、康德这样顶尖智慧人物都去搞地震研究了,还发表了论文。历史上,包括牛顿、伽利略、亚力士多德,都搞过地震研究。良多人阅历了一次地震,就写文章,把地震的景象晋升到实践层面了,然而一次地震一个样,你必需在研讨许多地震类型后,写出来的货色才可能存在必定的普世性,今天发生大破坏地震,等到下一次再产生这个损坏,距离时间很长很长,有些研究结果很难去验证。

  信任地震是可预测的,但难度很大

  杜方:地震发生在(地壳)几十公里下面,它不像天色预报,可以观测到云层变化。普通做地表预测,而我们的(地震监测)台站(附近)常常是一会要修高铁,一会要修高速路了。人类运动对观测环境影响很大,也就是说观测数据搀杂很多其它因素,所以说观测很难清晰地认识到(地震)尤其到邻近的阶段。虽然说很困难,但是政府也努力做了很多抗震救灾工作。

  澎湃新闻:地震到底能不能预报,国际上主流观点是怎样一种立场?

  从汶川8.0级地震到九寨沟7.0级地震,时间逾越将近10年,地震到底能不能预报?中国地震预报技术处于怎样的程度?这近10年时间是否取得提高?地震局这些年又做了哪些工作?